新闻动态
 
美主流媒体反思:为何努力帮希拉里还是输了?

编者按:

  多家美国主流媒体曾在选举前背书希拉里。如今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对这些美国主要报纸来说,最痛苦的是无非就是分析为何特朗普能够成为美国新总统,更确切地说,为何特朗普能拿下关键州。同时要反省,为何媒体最反对的特朗普会当选。


      这是一场“不意外中的意外”:70岁的“政治门外汉”特朗普打败了69岁的前第一夫人、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

  几乎落后于中国媒体一个小时,从下午3点半开始,特朗普确认拿到了270张选举人票后,美国媒体包括美联社、CNN才开始正式推送特朗普胜选的消息。

  它们在标题中用“政治门外汉”(Political outsider)来形容特朗普,称“政治门外汉特朗普击败希拉里赢得美国总统大选”。

  多数主流媒体以及民调机构的预测都显示,希拉里才是有机会当选的人,但特朗普颠覆了一切。不过也许并不奇怪,从一年前踏入这场游戏开始,他就在不断地制造意外。

  “我爱这个国家。”这是这位“政治素人”总统在获胜后的一句感言。

  下面的美国民众大喊着USA(美国),一声又一声,响彻了整个纽约市。对不少特朗普的支持者来说,特朗普的当选又再次意味着美国人民的胜利,是美国梦的胜利;但对美国媒体来说,却是一次赤裸裸的“打脸”——多家美国主流媒体曾在选举前背书希拉里。

  如今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对这些美国主要报纸来说,最痛苦的事无非就是分析为何特朗普能够成为美国新总统,更确切地说,为何特朗普能拿下关键州。同时要反省,为何媒体最反对的特朗普会当选。


       美媒认为特朗普到底赢在哪?

  《纽约时报》作为特朗普的前几名敌人,把标题起得很酸。

  该报称这是个令人惊讶的结果,特朗普只是个从房地产出身的电视名人,没有任何政府经验,最重要的是,特朗普遭到前所未有的攻击,居然还可以成为总统。


      《纽约时报》报道中指出,原本民主党以为希拉里会顺利地打败特朗普,但在现在看起来却是相当困难,因为特朗普在白人、工人、农村地区有大量的支持群众,他们的力量没有被媒体重视。

  《纽约时报》也特意提到,特朗普在开票中的领先,已经引发亚洲股市大幅度骤降。

  有趣的是,《纽约时报》总编辑迪恩·巴奎特之前才批评,“我想特朗普已经不会再让我们纠结了。事实已经很明朗,我们会对它进行事实核查,我们要用事实证明他满口胡言。”没想到美国民众就用选票证明特朗普即使满嘴胡言,却也赢得了支持。

  同样是特朗普敌人的CNN,也在开票结果出来后没多久,分析特朗普为何会胜利。

  CNN的分析指出,问题出在希拉里无法有力地吸引非裔美国人、拉美裔美国人、年轻人去支持她,而这些群体正好是她和民主党的大票仓。内文指出,即使特朗普对这些少数族群相当强势,甚至敌视,但这些少数族群并没有转而支持希拉里。

    在经济方面,CNN认为特朗普的将工作带回美国引起不少劳工阶级的共鸣,对美国劳工阶级来说,他们正面临没有工作可做的窘境,再加上美国在近年签署了不少自由贸易协定,对于劳工的就业环境将更加险峻。相对于自由贸易,特朗普更希望集中发展美国的经济。
  但对大部分美国人来说,特朗普或希拉里其实都没差,他们其实没有太多选择的余地。
  福克斯新闻是特朗普的忠实支持者,他们在报道中称,唐纳德·特朗普再拿下威斯康星州、爱荷华州、佛罗里达州、北卡罗来纳州和俄亥俄州后,一举拿下了总统大选宝座。


      福克斯在报道中没有太多祝福或是攻击,他们认为无论谁获胜,第45届美国总统上任后,都必须面对民众对现今国家前进方向的反对情绪。 尤其是卫生、经济、恐怖主义、非法移民等议题都相当重要,这都不是一场投票可以完成的。
  相对于美国其他主流媒体的反思,福克斯这次在报道当选时则是显得相当克制。
  

      美国媒体反映了美国精英的立场?
  不少美国媒体第一时间反省,为何努力帮希拉里还是输了?

     《华盛顿邮报》的观点很直接,直接用标题点出美国媒体不相信特朗普能当选的事实,而美国民众却选择媒体所不相信的那条路。

  绝大多数美国民众投给了媒体不想要的那个人。即使之前普通百姓已经高声呐喊,但媒体依旧没听到他们的声音。媒体没有发现,特朗普那群数量众多而且死忠的支持者,最终会化为一张张选票。媒体很固执,从不相信美国可以接受一个嘲弄残疾人、性骚扰女性、有厌女症、种族主义、反犹太人的总统,就一厢情愿地认为这不会发生。
  该文作者玛格丽特·沙利文深深反省,因为记者大多有高学历,有本科或硕士毕业的学历,居住在华盛顿、纽约这样的大城市,或是民主党根据地――西岸,所以记者对于大选的感知出现了局限性。
  换个角度,也许美国媒体代表了美国的精英阶层,而精英阶层处于美国这个分裂国家的两端,而另外一端是特朗普。
  玛格丽特说,主流媒体记者们曾经在几个共和党州采访过矿工或是失业的汽车工人,但是记者对这些人还是不够认真对待。这点可能也反映了媒体甚至记者还是存在偏见或信息漏洞,他们看不到全部。
  早在初选阶段,美国媒体就大量曝光特朗普,让他获得了更多知名度,得到更多支持者。但是也在后来不断追打特朗普。
  该作者提到,美国媒体不断在核实特朗普的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字,还出现了事实核实这样的机制,像特朗普就曾说过他要在边境盖一道墙来隔绝移民,这句话对记者来说是荒诞的,但对选民来说,他们看到的并不是一道墙,而是一个“更明智”的移民政策。
  特朗普有一点做得很好,他捕捉到美国人真正的愤怒。


      特朗普到底跟美国媒体有多大的仇?
  美国媒体跟特朗普的仇可是结大了。
  因为在选举中,美国主流媒体大多偏自由派,所以多数支持希拉里。根据皮尤在2014年的研究,《华尔街日报》、CBS电视台、《洛杉矶时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都比较偏自由派,也是比较支持希拉里。
  比较偏特朗普的主要媒体,可能只剩福克斯新闻,而福克斯也被誉为共和党的传话筒。
  因为美国媒体对于特朗普的厌恶,对他的报道也异常地多,《廷德尔报告》研究显示,2015年初选阶段,美国三大无线电视新闻网ABC(美国广播公司)、CB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NBC(全国广播公司)对特朗普的报道总时长达到327分钟。
  而当时党内竞争对手杰布•布什、本•卡森得到的报道时长为57分钟,卢比奥22分钟,克鲁兹21分钟。
  在顺利拿到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位置后,特朗普跟《华盛顿邮报》的关系可能是最差的。
  《华盛顿邮报》曾经接连发表12篇痛批特朗普的社论,称其政策愚蠢,并且冠上“暴力的煽动家”名字,斥责他动摇言论自由的精神。特朗普当时也做了回击。
  发现媒体对他的敌意后,特朗普曾在Twitter上发了39条针对美国媒体的推文。遭到攻击的新闻媒体有:CNN,、《纽约时报》、《今日美国报》、《华盛顿邮报》,他们都被特朗普用“不诚实的报道,诋毁我,偏见,撒谎……”等词语形容过。
  不少人对于美国媒体过度站队感到不悦。
  共和党高层和保守派专家都曾对美国媒体的作为表示抗议,希拉里·克林顿在媒体上的竞选形象太过正面,相反地,川普一直受到不公平甚至负面的报道,相互作用下,使得媒体更加极端化,造成可信度不足。
  媒体对希拉里的偏爱,美国民众其实也看在眼底。乔治城大学公共政策学院助理教授拉德认为,因为这次大选媒体纷纷站队,让民众对媒体越来越不信任。